傻瓜世界

傻瓜世界

傻瓜另类小世界

绊~

绊~

Saturday, March 25, 2017

来吃个pocky吧

现在,摆在你眼前有各式各样口味的Pocky。
有巧克力,Oreo,抹茶,草莓
当然也少不了东炎,披萨,海鲜
现在,想象你手中仅有的现金只足够你买一个,那你会选择什么呢?

如果选择了从没尝试的怪味Pocky,
万一不好吃岂不是浪费那笔钱?
因为不想浪费,所以选择肯定好吃的口味?

其实Pocky口味繁多,
或许有许多人都会选择口碑比较好的口味来尝试,
也或许不会想去改变自己喜欢的口味,
又或许就如以上描述的一样,选着了从未选择的口味?

那一天的我,选择了一个没试过的怪味Pocky,
然后那一盒的味道真不是普通的盖,
连小猫咪都嫌弃(或许小猫咪本来就不会想吃饼干)
可是如果你不曾尝试,又怎么会知道呢?
但是倘若是平时的我,已经固定的口味我并不会选择改变,
就像那板面一样,永远选择辣味。
或许你曾经有一丝想要尝试原味,
但后来还是被菜单上的名字而回到起点。

有时,
人·会害怕改变。
突如其来的人,
突如其来的事,
突如其来的新闻,
更可怕的还有突如其来的善意。
这些与平时不一样的事儿,
有些是好的惊喜,
但也可能是你无法承担的惊吓。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
人们害怕改变,害怕前进。
至少我就是这样。
我害怕倘若我做出了改变,
一切的一切或许会回到原点,
或者更糟糕。。。

Wednesday, March 15, 2017

忙碌呢,还是。。。

开学的日子,已经过了五个星期
上课,课外活动
然后回房。
有时,还是会感到空虚。
遥远的距离,仍然可以听见那咚咚的打鼓声。
今年的我,选择了观众这个角色。
其实,FYP并还没开始忙到,
应该说自己还没开始紧张。
毕竟开学前已经将大略给翻译完了。
偶尔,还想回到那个累瘫的日子。
忙碌,有时并不是件坏事。

开学后的日子
收到了一件不好的消息。
有时庆幸自己并没有参与而扯了大家的后腿。
但,还是有点没办法接受这事。
回去后的结果,会是怎样的呢?
那其实发生在假期,但却在开学后恶化。
其实我,还是想再拿起鼓棒,
再回到那和大家一起的舞台。
目前只有特少数人知道。
希望,还可以。

刚刚把很想很想看的一部电影给看了
一年多前,红遍大小的电影
{我的少女时代}
终于看到了这部又感动又垂泪,
然后帅帅又坏坏的电影
本来就很喜欢【小幸运】这首歌
现在,这歌曲,一直在重复着。


有时候,常常做些多余的事
因为并不确定,对方是不是需要你的帮忙。
或许期待的是别人的关心。
但也可能只要有人能给于关心,
特别是朋友的关心。
我不会看人,所以别让我来判断人到底心里想要什么。。。
我又不是神可以算出来你内心世界到底渴望什么?或许没那么复杂,或许就是那么复杂。。。

前不久到了热浪岛小旅行了一下
看着远方那短暂的夕阳,
看着天空和海洋化成一条线的距离,
看着遥不可及的云朵,
站在高处的我,是该想想
未来我到底要什么?
现在的我,一直,一直在停顿着。。。


















一个人在你心里有多重要,
或许一封简单的信息就能理解了。。。


Wednesday, February 15, 2017

又是新学期了

新的一年来到啦!(这都二月了才说啥新的一年呀。。。)
两个月没更新啦
才两个月没更新就换了份新年历了~
果然,时间从不会手下留情呀~

这两个月都干啥去了啊~
考试,倒数,假期,回家,过年,赶FYP呀
不是很忙碌的生活,正式进入尾声了
新学期的开始,将会是另外一个赛跑的开始。
与时间赛跑的开始。
不过现在,先缓缓呗~

考试成绩,不差。也不是一级棒。
反正就是比起上上一个学期好些。
虽然第三年一学期是忙到连骨头都快散啦,
但是那第二年二学期,那是身心双倍夹攻。
撞墙了呗
回想起来。。。不。。。还是别想了

接下来是毕业作品
我们正努力翻译本书,做月子的书
有堆草药呀,按摩呀,身体部位呀
整篇书本分到来不算太长,但有难度和挑战
跨越了理科,文科
植物,健康,医疗,食谱
啥都有
现在正努力好好消化消化~

每一次新学期,都有种突如其来的热忱。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热忱被懒散给吹散了
然后就是被盲目的忙碌给取代了
每一次,没一年例外
总觉得自己好像原地踏步,从来没前进过。。。

有些人说话头头是道,但实际上做起来则没那么大看头
看着那位说的多好听呀,可现实才不是她说的那么完美呢
我想我也是这类的人呗(感伤中)



Tuesday, December 13, 2016

再一次,说再见

近来的我发现,
我越是投入越多感情,越是容易失去。
或许,我天生就是注定被人遗忘的人。
倒不如,说不重要吧。
“我有那么混蛋吗?”我常常这么问自己。
可是永远没个答案。
或许不会有人会告诉我,因为是人都不会想浪费时间在我身上。
我真的怀疑自己,到底为什么存在。
真的,没我的存在其实也没什么差。
是我把自己的命运想的那么差,还是本来就是那样。。。
我到底做了什么。。。。
我的命运其实比起一些生活更痛苦的人来说,是好多的。
但是这心里的难受,是怎么挥,也挥不走的。

或许我的那个窝是最好的良药,
或许宅在家里并没想象中的那么不好,
或许我本来就不该走出这社会,再一次受伤害。

教授的眼神,
朋友(是吗?)的反应,
总让我认为自己不该存在。

累了。
每次走到这都累了。
无论我做什么,都无济于事。

Sunday, October 16, 2016

ーわがままー

昨夜,
我第一次在一群人里,那么强烈的表达了我的想法。

一位学妹对于学姐强力谴责感到不满,
在活动后的检讨会里让她的队长表达自己的不满。
当我进一步问她实际情况时,她搬了“她别的朋友”出来
谴责委员为何不对她们这些来帮忙的人尊敬
她说。。。不对应该是她委托她的队长说:
我们这些helper出现,你们应该感到欣慰,而不是命令。

身为一位曾经带过一帮宣传组的我来说,
这话反而是对委员们的不敬。
你如果带着这想法来帮忙,那你别来了,我相信这世上还有很多比你还要有热忱的人愿意帮忙。
强烈的谴责是为了活动的成功。
但在你这位同学眼里成为无理的谴责。
如果你不是做错了,你觉得那位学姐会说的那么难听吗?
不到一个星期,稿还没练好。
我能理解你们才刚拿到稿的压力。
再加上学姐那么直接的谴责,你们认为自己似乎不被尊敬。
我想告诉你,没有人会这么想,至少我不会。
Helper在一个活动的重要性是无可或缺的。没人会不尊重你们。
你为什么要那么说的?
为什么不能接受别人直接的说法?
是不是以后出社会工作了,上司骂你没用,你就要向总裁报告?
你想想吧,总裁是先教训协助他管理某部门的上司,还是先炒了你这连一点点严厉谴责都接受不来的菜鸟。
竟然答应了,就要有那份责任心去完成一件事。而不是带着吊儿郎当的心境去面对。
如果不是当时你们不认真对待,你觉得那位学姐会那么说你们吗?

这让我想起了以前我被那位欠打教授臭骂的时候。
我很生气,超级想打人。
可是如果不是自己那么不认真对待,会给这个欠打教授有机会抓住我的尾巴来甩吗?
他说的也是很难听,不过我还不是站在这-,-(虽然有点不想)